夜航西飞

[英] 柏瑞尔·马卡姆

传记

外国文学 传记 旅行 英国文学 英国 小说

2013-11-1

上海文艺出版社

内容简介
附赠怀旧明信片一套! 一部让海明威自愧弗如的传奇经典! 你读过柏瑞尔•马卡姆的《夜航西飞》了吗?……她写得很好,精彩至极,让我愧为作家。我感觉自己只是 个处理词语的木匠,将工作所得拼装到一起,有时略有所成……由于我彼时正在非洲,所以书中涉及的人物故事都是真实的。我希望你能 买到该书,并读一读,因为它真的棒极了。 ——美国作家海明威 可能等你过完自己的一生,到最后却发现了解别人胜过了解你自己。你学会观察他人,但你从不观察自己,因为你在与孤独苦苦抗争。假如你阅读,或玩纸牌,或照料一条狗,你就是在逃避自己。对孤独的厌恶就如同想要生存的本能一样理所当然,如果不是这样,人类就不会费神创造什么字母表,或是从动物的叫喊中总结出语言,也不会穿梭在各大洲之间——每个人都想知道别人是什么样子。 即便在飞机中独处一晚和一天这么短的时间,不可避免的孤身一人,除了微弱光线中的仪器和双手,没有别的能看;除了自己的勇气,没有别的好盘算;除了扎根在你脑海的那些信仰、面孔和希望,没有别的好思索——这种体验就像你在夜晚发现有陌生人与你并肩而行那般叫人惊讶。你就是那个陌生人。 ——本书第二十三章 这本回忆录以二十世纪二十至三十年代的肯尼亚为背景,真实再现了作者在非洲的生活,其中包括她毕生钟爱的两项有趣又传奇的事业——训练赛马和驾驶飞机。柏瑞尔•马卡姆以非常动人的文字,铺陈出她在非洲度过的童年、她参与狩猎的情景、她与当地土著的情谊、她训练赛马的过程,以及她独自驾驶 单翼双座木螺旋桨飞机,在东部非洲从事职业飞行并猎队搜寻大象踪迹的往事;还详细描述了她从非洲驾机回英国沿途所遭遇到的政治与自然险阻;最后更记录了她在一九三六年九月独自驾机从英国飞越大西洋直抵北美的经过。
【展开】
下载说明

1、追日是作者栎年创作的原创作品,下载链接均为网友上传的的网盘链接!

2、相识电子书提供优质免费的txt、pdf等下载链接,所有电子书均为完整版!

下载链接
热门评论
  • 小雪的评论

    飞行员与飞机之间需要逐渐培养出默契。机翼并不想听从操纵它的手,去不偏不倚地飞,它更愿意追逐风而不是飞向遥远的地平线。它的性格中有种自暴自弃的气质,它喜欢与自由嬉戏,向往独立,但它会慢慢舍弃自己的渴望。

  • 小雪的评论

    可能等你过完自己的一生,到最后却发现了解别人胜过了解你自己。你学会观察他人,但你从不观察自己,因为你在与孤独苦苦抗争;假如你阅读,或玩纸牌,或照料一条狗,你就是在逃避自己。对孤独的厌恶就如同想要生存的本能一样理所当然,如果不是这样,人类就不会费神创造什么字母表,或是从动物的叫喊中总结出语言,也不会穿梭在各大洲之间—每个人都想知道别人是什么样子。 即便在飞机中独处一晚和一天这么短的时间,不可避免地孤身一人,除了微弱光线中的仪器和双手,没有别的能看;除了自己的勇气,没有别的好盘算:除了扎根在你脑海...

  • 小雪的评论

    这没什么要紧,因为汤姆不会改变,他既是能共患难的飞行员,也是能共患难的朋友。要是我们有一个月,一年或是两年不见,依旧没什么要紧,这次也一样。

    I hope you are as well.
  • 小雪的评论

    如同一开始那样,我可以追问:“为什么要冒这个险?”我也可以回答:“为着顺应天赋”一个水手生性就该远航,一个飞行员生性要去飞翔。我想这就是我飞越两万五千英里的原因。我能预料到的是,只要我有架飞机,只要天空还在,我就会继续飞下去。 这一切并没有什么非凡之处。我掌握了一项技能,曾费尽艰辛才得以掌握它。我的双手学会了驾驭飞机的技能,这技能凭借的是熟能生巧。现在它们已游刃有余,就像鞋匠的手指操纵锥子。只有“操控”才能为人类的劳动带来尊严。当你的身体体验到你赖以谋生的工具带来的孤独感,你就会明白其他的事物:那...

  • 小雪的评论

    有一天布里克斯会与它重逢,我也一样。但它依然离我们而去了。再看见它不代表能再活一次。你总是可以重新找到过去的那条小路并漫步其上,但你所能做的不过是说:“啊,是啊,我记得这个转弯!”或者是提醒你自己,虽然你还记得这令人无法忘怀的山谷,但这山谷早已不再记得你。

  • 小雪的评论

    非洲与其说是原始大陆,不如说是储藏基础和根本价值观的宝库。与其说它是蛮荒之地,不如说它是我们不熟悉的召唤。不管它用多么醒目的野蛮装点自己,那依然不是它的本质。 “我们会回来的”布里克斯说。我们当然会,但当我们飞向地中海的撒丁岛,突尼斯的海岸线还在我们机翼下方,非洲似乎根本没有留意到我们的离去,或者它根本就不在乎。所有的一切终将重归它的怀抱:甚至是我们这样无关紧要的存在。

  • 小雪的评论

    我们终于再次看见青色山脉,我们终于抵达沙漠的尽头,也抵达了非洲的尽头。 或许,当我从突尼斯机场起飞的时候,我该盘旋一两周并摇摆和翼以示敬意:因为我知道,尽管非洲会万古长存,却不会再是我记忆中或者布里克斯记忆中的样子。 对于离去又复返的人们来说,非洲永远不会保持原样。它不是片充满变迁的土地却有万千情绪。它并不无常,但它不仅照顾人类,也照顾着各类物种,它不仅仅哺育生活,还哺育着文明。非洲目睹过消亡,也目睹过新生,所以它可能意兴阑珊,可能不为所动,可能温情脉脉、也可能愤世嫉俗,一切都弥漫着因太多智...

  • 小雪的评论

    无论夜晚降临时的友情多么令人欢愉,没过几个小时他就会再次陷入孤独—一起码是精神上的孤独。他的朋友们仍在他身旁,围坐于一张放着酒瓶的桌子,但他们都懒洋洋地东倒西歪·言不发。他们不再举杯了,也不再低声抱怨世事无常,或者高歌活着的喜悦。他们沉默、疲惫、伤感,而他们的愁云惨雾中坐着铁打的布里克一座为清醒而建的悲剧性的纪念碑像突出海面的岩石一样苍白。最后布里克斯离开他们(在付完账单之后),到夜晚的喧嚣中寻觅安慰。

  • 小雪的评论

    苏德过去就是沙漠,空无一物,只有绵延三千英里的沙漠,没任何城镇可以为它的虚空辩解。对我来说,沙沙漠有着黑暗的特质:你看到的任何形状都不会持久。如同夜色,它没有边际,无从慰藉,无始无终。如同夜色,它挑逗你,却不给解答。飞过一半沙漠的时候你就会感觉到那种失眠者等待黎明的绝望,但这黎明只在抵达失去了意义的时候,才会到来。你永不停息地飞着,因单调的景色而感觉厌倦。当你终于摆脱它的单调时,你丝毫记不起它的样子,因为那里没有什么可以被记起。

  • 小雪的评论

    一切都已准备妥当——一切物质存在——让这地方显得亲切、友善、宽容以及欢快,但是家的感觉就像人的性格一样,还需要慢慢培养。 我那间房子的四堵墙壁没有记忆,没有秘密,也没有笑声。它们还没有吸收足够多的生命力,它们的温暖是人工营造的。推开窗户的手还不够多,跨过门槛的脚步还不够多。地板就像年轻人那样自负,或者像暴发户一样自满,尚未卸下防备,不能发出一声由衷的感叹。

    父亲靠在壁炉架上,开始为他的烟斗装烟丝,烟丝的味道让逝去的年岁月再次重现。对我来说,烟草和烟雾的味道就是回忆的精髓。 但回忆是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