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赵家

杨步伟

传记

传记 随笔 散文随笔 中国 回忆录

2014-6-1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目录
自 序
第一章 结婚后的忙乱
第二章 蜜月与蜜蜂
第三章 剑桥过家
第四章 第一次欧洲游记
第五章 四年的清华园
第六章 元任和中央研究院的关系
第七章 在华盛顿的一年半
第八章 元任又回到中央研究院
第九章 在南京作“永久”的计划
第十章 安与危
第十一章 撤退后方
第十二章 又到美国
第十三章 从夏威夷到耶鲁
第十四章 在耶鲁两年
【展开】
内容简介
赵元任是著名语言学家,与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并为清华大学国学院四大导师,并先后在中央研究院、耶鲁大学、哈佛大学、加州大学任教。赵氏一家俊秀满门,妻子杨步伟是中国第一位医学博士,女儿、女婿多在大学任教,都取得了杰出的成就。在胡适的鼓励之下,杨步伟撰写《一个女人的自传》和《杂记赵家》,记录两代知识人的学习和生活经历,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生动的记录。 赵元任和杨步伟二人结交众多著名学者,书中不乏关于这些人的趣闻轶事:陈寅恪和俞大维在留德期间专心治学,就像“宁国府门口的一对石狮子,最干净”;刘半农经过六个小时的魔鬼考试,终于拿到博士学位;金岳霖因为母鸡“难产”,打电话急请杨步伟帮忙……种种掌故,让人想望前辈学者的性格与风采。
【展开】
下载说明

1、追日是作者栎年创作的原创作品,下载链接均为网友上传的的网盘链接!

2、相识电子书提供优质免费的txt、pdf等下载链接,所有电子书均为完整版!

下载链接
热门评论
  • 严杰夫的评论

    圆天盖着大海, 黑水托着孤舟。 也看不见山, 那天边只有云头。 也看不见树, 那水上只有海鸥。 哪里是亚洲? 哪里是欧洲? 我美丽亲爱的故乡丢在脑后。 怕回头, 怕回头, 一阵大风, 雪浪上船头。 飕飕,飕飕, 吹散一天云雾一天愁。 飕飕,飕飕, 吹散一天云雾一天愁。

  • 平楚的评论
    我知道梁的意思又是恐人多行李多无办法,其实他们为三组(考古组)运东西早接好头挂特别车了,不过只答应了两辆车,带不了那些人和几十箱私人东西而已,又恐我们和唐家也要如入,则更难办了。我向来总说,亲戚是无法才做的,朋友则是大家有感情愿意才做朋友呢,劝导人总是说人患难相同友谊不可忘。可是从这次的经验中,我感到我的看法不完全准确了。亲戚朋友关系并不在乎名分上,只在乎各人的为人而已。什么从小用故事来勉励人都不一定有用的,世人很多都是见利忘义,自私而已。不过果报有灵,我还有点这个迷信,否则世上人被欺者,永远不...
  • 平楚的评论
    孟真和元任最谈得来,他走后元任总和我说,此人不但学问广博,而办事才干和见解也深切得很,将来必有大用,所以以后凡有机会,人家想到元任的,元任总推荐他,因元任自知不如也。 那个年代的知识人啊,可敬可叹!
  • 平楚的评论
    那时还有一个风行的事,就是大家鼓励离婚,几个人无事干,帮这个离婚,帮那个离婚,首当其冲的是陈翰笙和他太太顾淑型及徐志摩和他太太张幼仪,张其时还正有孕呢。朱骝先夫妇已离开德国,以后在巴黎见到的。这些做鼓励人的说法,我一到就有所闻,并且还有一个很好玩的批评,说陈寅恪和傅斯年两个人是宁国府大门口的一对石狮子,是最干净的。 真不知道改如何吐槽了orz 闲得没事看书不好嘛真是的
  • 平楚的评论
    第一天就有一大些中国在德国的留学生来看我们,也是现在很多的名人在内,我们多数是闻名,没有见过面的,这些人以前是英美官费留学生,大战后因德国马克正低,这些书呆子就转到德国去,大买德国的各种书籍,有的终日连饭都不好好地吃,只想买书,傅斯年大约是其中的第一个。 哈哈哈,书呆得好可爱啊!
  • 平楚的评论
    我就和元任定了他管小孩,归我做饭,因为我做医生时从来不管洗弄小孩的,那些都是看护做。就是在日本实习时亦然,现在家里多出了这一大些事出来了,喂、换、洗,一天到晚不知多少次…… 如兰八个月就会站和扶着走路,我们就给她放在一个小孩玩的四方栏杆里,她就带着栏杆到处撞。元任弹琴时,总是给她连小床放在钢琴旁边,元任一面弹她就一面哼一面摇。有一次她忽然不摇了,停在那儿脸都涨得通红的,元任说别动,等他给这一段弹完了再来弄。等到元任弹完了,再看那一床的,小孩子一身的,又糊得一手的,满屋子空气里的……我看见了又好气...
  • 平楚的评论
    元任当然是很忙的,上文说过他是一个能学多少就学多少的人。我呢,做点什么呢?元任说你来译点书。有一个山格夫人(Margaret Sanger),她是专研究生产限制的,她写了一本What Every Woman ShouldKnow,我译叫《女子应有的知识》,我有好多英文字不认识就问元任,元任说你去查字典以后就记得了。我不肯,我说要我花那多时间我就不做,摆着一个活字典在这儿一问就是了。我就给生字写下来,等他回来一问就完了。(因此也是我英文总学不好的一个理由,和外国人说话时也是如此,一直到现在还是回头一问就是了,可是问完也就忘了。) 这么多...
  • 平楚的评论
    记得孟真在美时,听见我和美国人说话,说得那么流利那么错,他说:“赵太太真胆大。”我回他:“我哪样事不胆大?世界上事若不胆大去做,哪能成功呢?只要不妄为就是了,并且说话只要他们能懂就好了,我是这样说不通的话,就改一样说法,说到他们懂为止,也不苛求文法上的时间还是现在、过去,还是将来,随便说一阵,只要辞达而已矣。并且外国人在中国几十年的还不会说一句中国话呢。”孟真也只得笑笑说,赵太太总是强词夺理地辩。但是元任从不以我的话为耻,常在学术演讲时拿来举例玩。所以元任以后在一九六八年出的《中国话的文法》前面说:...
  • 北溟鱼鱼鱼的评论
    在读《杂记赵家》 ★★★★ “杨步伟在日本学医归来,黎元洪原先要赞助杨步伟办医院,后来她要跟赵元任结婚,去向黎元洪报告,黎元洪看着颇为遗憾,说有个终身归宿也好,杨立刻来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俩..” 网页链接
  • 生于六月的Francois的评论
    年前读了赵元任夫人杨步伟先生的回忆录<一个女人的自传>和<杂记赵家>(介绍的文字已经不少),真是豁达的人生,有趣的生活,世界的学者,很精彩。又看了部"城市广场"(Agora)的电影,讲希腊化时代埃及女天体学家希帕提娅因宗教纷争殉难的故事,也是部值得推荐的作品(豆瓣的评论已有很多)。